诸暨最常见的这种水果身价要暴涨,家乡方言

作者:中医资讯

每年春天,当花草树木枝繁叶茂的时候,人们开始忙碌准备种田时,家乡有一种能吃的果实悄悄地在花丛里、山坡上、大路边、田坎中,开花结果。春天来了,“对嘴泡”也要熟了!儿时,我每年会如期享受“对嘴泡”成熟大餐。自幼,我在乡亲们指引的“对嘴泡”里长大。 四川一些地方方言叫草丛里的果实为“泡”。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这个说法和写法是否正确,都是在中药覆盆子的别名中得出来的写法。覆盆子有很多别名,分别叫种田红、黑刺莓、乌藨子、小托盘、山泡、竻藨子、马连果、马灵果等。其中的“山泡”和“种田红”比较接近家乡称覆盆子为“对嘴泡”。所以,我就用家乡方言“对嘴泡”这个写法来描述覆盆子了。 小时候, 我并不知道“对嘴泡”是一种药品,更不知道它就是覆盆子。后来,我学习中医学后,才逐渐地了解到它就是有名的“富贵药”覆盆子。而我了解覆盆子,是从家乡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讲述病人服用覆盆子起到奇效的病例开始的。新中国成立前,我国农村缺乏粮食,很多人因为吃不饱饭而生病,病后“无药可医”,只好采食野果、野菜、草头木根等充饥。大都数年长的村民都知道这些经历,有的草药医生向我讲述过去这些中医药有名的故事。其中,“对嘴泡”不乏这样的故事。 小花靠“对嘴泡”治好了遗尿 据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某村民家的孩子小花从2岁开始患“尿床”,几乎每夜遗尿,从而反复感冒,经久不愈。这样一直病到5岁半那一年,正逢“对嘴泡”成熟季节,外公将枯瘦如柴的她带到家里去做客。看到小花的遭遇,外公听长辈们说“对嘴泡”可治遗尿,则带着小花每天上山摘“对嘴泡”服用试试。 年幼的小花感觉“对嘴泡”非常可口,每天都让外公带着去“吃了一大片山”。在那“对嘴泡”成熟的季节里,小花连续吃了两个周的“对嘴泡”,她的身体逐渐康复,遗尿慢慢减轻,最终慢慢痊愈了。从此,“对嘴泡”治愈小花的遗尿病故事就这样一直传到现在。 “对嘴泡”治愈了打哈欠 张大爷患上一种怪病,每天早晨起床都会哈欠连天,有时要连续打哈欠达1小时左右。他四处求医,收效甚微。逐渐的,张大爷还伴有消瘦、怕冷、精神不振等症状,很多医生都说他“阳气不足”,就是药不投方,疗效不显。 有一年“对嘴泡”成熟时,张大爷因干农活在田间突然饥饿感明显,他顺势看到了一片成熟的“对嘴泡”,立即上前“一饱为快”。那一夜,张大爷睡眠特别好。次日,习以为惯的晨起打哈欠似乎突然没了。张大爷突感蹊跷,左思右想,他认为是吃“对嘴泡”的作用,于是连续上山摘吃了1周的“对嘴泡”。之后,他的打哈欠逐渐消失了,身体慢慢恢复如常。多年后,张大爷谈起他的这次“治病”经历,依然历历在目。以至于晚辈一直讲他的故事传到现在。 久咳不愈的去吃“对嘴泡”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的有一年,平时健康的李阿姨在大年三十因情绪不良、熬夜而外感风寒,表现为咳嗽不止。随即请多医诊治,时轻时重,最终导致久咳不止,甚至咳嗽伴尿溢出,尤以夜间明显,严重影响睡眠,身体逐渐消瘦。 一天夜里,李阿姨在一阵不间断的咳嗽声中突然睡着了。睡梦中,李阿姨感觉有位老头让她去山里摘一种红色果实来吃,李阿姨摘了果实吃后,顿时一身轻松,咳嗽全无。 清晨,伴随着一声声咳嗽,李阿姨醒了。躺在床上的她,百思不得其解“梦意”。她立即把这个梦跟家人讲解,家人觉得“梦里的红色果实”应该是“对嘴泡”,建议李阿姨上山摘吃试试。 那时,正当“对嘴泡”要成熟,李阿姨全家一并上山为她摘“梦果”,连续服用多天“对嘴泡”后,李阿姨的咳嗽确实奇迹般的痊愈了。 这些“对嘴泡”有趣的故事来自长辈或前辈草药医们嘴里,他们不经意间讲述的这些故事让我认识了“对嘴泡”。覆盆子性微温,味甘酸,具有补肾助阳、固精缩尿之功效,用于治疗肾虚阳痿、遗精、遗尿、尿频以及肾不纳气,久咳不愈等。

       在乡下,最有趣的就是采摘各种野果了,既满足了馋嘴,又满足了小孩子爱动爱跑性子。春天里最好吃的野果非酸泡儿子莫属了,光看名字,没有吃过的可能以为只是一种酸涩的野果,其实不然,成熟的酸泡儿味道香甜可口,比任何一种果子都要好吃。酸泡儿学名应该叫覆盆子,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有写到: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椹要好得远。可见鲁迅先生对这种野果也是非常喜爱的,评价甚高。

最近,诸暨人都喜欢往山上跑

        印象中,我家水田边上的山坡上长有几株,还有大伯家到我家的小路边上有一两株,放学回家的路上有眼尖的小伙伴看见了,我们会蜂拥上去。一支支刺条上长着巴掌大的绿叶,一颗颗红宝石挂在枝头上,我们也顾不得树枝树叶上的小刺了,摘一个就往嘴里放一个,熟透了的果子如同草莓形状,一粒一粒的子实簇拥在一起,颜色一般是黄红色,鲜红色的是熟透了的,果实很软,入口甘甜。有时用力大了,捏在手里都捏坏了,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它的喜爱。黄的是没熟透的,果实很硬,吃起来如同未成熟的杏子一样,酸得人直咪眼打寒颤,倒的确是道开胃小吃。一颗小树上一般结不了多少果子,除了青果,我们是连未熟的黄果都摘完了,吃罢各自回家,口袋里装几个边走边拿出一颗细细品尝,先吃黄的,越红的越是舍不得吃,留在最后。待最红的吃完了,也就真没了。

因为山上有好多“牛奶子”成熟了

       还有一种和酸泡很像的野果,我们称之为猛子,学名叫什么,倒没有查到,可能叫山莓。这是一种和酸泡类似的果子,也长在刺树上,只不过它的树刺要比酸泡儿树的刺大得多,摘的时候要格外小心,被扎一下会出血而且很痛。在家乡通往水库的山路旁边崖上有很多,枝条格外粗壮,结满了黑黑红红的果子,黑的红的都很甜,黑的应该是熟透了的,红的则是刚刚成熟,还有一些青红的则是未成熟的,因为产量很多,青红的我们不摘,只摘黑的红的。

回来的人都是一大篮子一大篮子

       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上山摘猛子,特意带了一个方便袋,为了防止小伙伴抢果子闹别扭,我们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叫金华,我们都听他的,他组织了一下说我们一起摘,然后放在袋子里,最后再一起分了吃,我们都答应了,不一会我们就摘了一袋子。到了分食的时候了,我们找了一块草地,盘腿而坐,打开袋子,我们看着一袋子浆果都跃跃欲试,都急不可待的要动手抢了,只见金华发号施令了,他说都别动,我先抓一把,然后你们分。他伸手抓了一把,他手刚拿开,我们几个马上也动手抓了,几个人乱作一团,一人抓了一把就往嘴里送,果子被我们抓在手里挤捏在一起,里面的汁水都流出来,塞进嘴里咬一口,甘甜的汁水浸满嘴里,真好吃啊!最后方便袋都被我们几个扯烂了,吃完了也都消停了。我们互相取笑着彼此,嘴丫子,脸上全是果子的汁液,那汁液都是黑的,糊得我们个个脸上脏兮兮的,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文子的小伙伴,本来长的就虎,抢起来也是他最狼狈,满嘴满脸黑压压的,惹得我们哈哈大笑,随后我们顺着路下山回去了。

收获满满,这事你知道吗?

      

图片 1

在诸暨这边

这种小红果我们通常叫“牛奶子”

不同乡镇间也有不同的叫法

但人家的学名可洋气了

叫掌叶覆盆子

☟就是它☟

图片 2

每年四五月间

就又到了摘摘摘的季节

然而正是这种

乡下常见的小小野果

如今却成了农村的致富果

图片 3

本文由澳门电子游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