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肝解郁健脾治肠易激综合征,给心情放假澳门

作者:中医药茶

摘要:痛泻要方是《丹溪心法》中的名方,由陈皮,白术,白芍,防风组成。方中君药白术健脾祛湿,臣药芍药柔肝缓急止痛,两药配伍调整肝脾功能。

泄泻属现代医学肠易激综合症、慢性腹泻范畴,是临床常见病,以便次增多,粪质稀溏或完谷不化,甚至泄出如水样为主症。中医学认为泄泻的病因为感受外邪、饮食所伤、情志失调、病后体虚以及禀赋不足,病机为脾虚湿盛,临床治疗泄泻多从脾虚论治,并在亲身临床及科研实践中给予验证。 审病求因,详析病机 中医学认为泄泻病位在肠,病机可宗脾虚,其认为脾气宜升则健,喜燥而恶湿,主运化水湿,乃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气亏虚则清不升,湿不化,气血生化乏源,故脾虚乃泄泻发病根源。泄泻的病因虽相当复杂,但谨守“脾虚”之病机要领,其辩证论治则不难。外感六淫之邪,寒、热邪气侵袭肺卫,肺与大肠相表里,伤及于肺,损及脾胃肠道,暑湿夹杂,阻于肠间,亦直接侵犯脾胃,脾胃升清降浊失司,而发为泄泻之病。饮食不节或恣食肥甘,损伤脾胃,水反为湿,谷反为滞,精气不化,合污下降,而作泻痢。情志不调,肝气郁结,肝气横逆犯脾,肝失疏泄碍胃,脾胃升降失司,清不升浊不降,水谷停滞不化,郁于肠腑,化为湿浊而为泄泻。患者恰如久病之后,脾胃虚弱,运化不得,水湿内生,发生泄泻。 以上诸因均可致脾虚或加重,脾胃功能受限,脾不升清,胃不降浊,脾虚不能化湿,湿浊阻于肠间,而损肠道,肠道传导功能失常,而发为泄泻。 重视辨证,标本兼治 临床实践中,依患者症状及舌脉表现,参照《中医内科学》,四诊合参,将泄泻辩为脾胃虚弱证、肝郁脾虚证、脾肾亏虚证,论治泄泻以健脾益气为纲,兼治各脏,肝脾肾同调,以固本益肠汤加减,并配合食物日志指导饮食调整,治疗脾虚型泄泻效果好,提高机体及胃肠道免疫功能,减少非特异性炎症反应。方以参苓白术散、痛泻药方、四神丸等方加减而成,诸药共奏益气、健脾、温肾、理气、疏肝之功效药以黄芪,党参,白术,当归,厚朴,茯苓,山药,肉桂,补骨脂,山茱萸,干姜,枸杞子,黄连,芍药,柴胡,甘草,大枣等。 病例举隅 李某,男,45岁,慢性泄泻10余年,便质稀溏,便前腹痛、便后痛缓,晨起明显,每日必泻2~3次,遇冷感寒或情志不畅时发作或加重,结肠镜检未见明显异常,素喜热饮,四肢不温,舌淡苔薄白,脉弦。辨证为肝郁脾虚、肾阳不足证,给予疏肝健脾温肾治之。方药为:党参15克,茯苓15克,陈皮6克,山药15克,炒白术10克,白芍20克,炮姜10克,补骨脂30克,甘草10克,防风10克,肉桂10克。服用14剂,每剂水煎300毫升,100 毫升/次,3次/天,餐前温服。二诊:四肢不温症状好转,舌淡苔薄白,脉微弦。对上方微调,补骨脂改为20克,余药不变。服用14剂。三诊:稀便、便前腹痛症状较前明显改善,无四肢不温症状,上述方中的补骨脂调为15克,白芍改为10克,余不变。上方继服4周,泄泻好转。 本患慢性泄泻10余载,病久脾虚,遇冷或情志不舒时发作或加重,为肝郁犯脾,肾阳不足所致,而其脾虚为本证之本。诸药以健脾为主,兼顾温肾、疏肝,临证调整用药。本方中党参、炒白术、山药、甘草、茯苓健脾益气治其本,陈皮、防风、白芍、白术抑肝扶脾,肉桂、补骨脂、炮姜温肾助阳,温脾止泻。全方肝脾肾同调,共凑止泻、缓解腹痛之功。 中医强调人体是一个整体,各脏腑相互关联,泄泻病因多变,病程长,虽泄泻病位在肠,而本在脾,又与肝、肾、胃、肠诸脏密切相关,论治泄泻,强调审伤食、情志、外邪等因,详辩病机,标本兼顾,以治病求本。笔者对泄泻认识程度、广度可取,而深度不足,故从脾虚角度论治泄泻加以浅析并总结以自勉,指导临床。

肠易激综合征是一种临床比较常见的肠功能性障碍综合征,主要表现特征是腹痛、腹泻、排便异常、排便习惯时间变化等。IBS 的病因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应激、食物、肠道感染和心理情绪社会因素等均可诱发或加重。中医学认为,IBS 属于中医“腹痛”、“泄泻”、“便秘”或“郁证”范畴。陈宝贵认为,该病的发病及症状的加重与情绪紧张密切相关,忧思恼怒,导致肝气不舒,日久横逆犯脾,脾气渐虚,形成肝脾不和而发病。IBS 的病位在肠,表现主要与肝、脾、心有关,肝郁脾虚肠痞是 IBS 的主要病机。陈宝贵对IBS的治疗,着重于疏肝解郁健脾而消痞,不仅可以改善患者的心理情绪状态,改善生活质量,并能降低影响肠道敏感性的皮质醇。 典型病例 陈某,男,34岁。主诉:右胁肋间断疼痛,腹泻、口臭1年余。现病史:患者1年前出现右胁肋部疼痛,痛则欲腹泻,泻后痛减,间断服药治疗,未见明显效果。平素情绪激动遇凉后腹痛加重。舌淡苔白微腻,脉弦滑。诊断为肠易激综合征。中医诊为痛泻,证属土虚木乘。治宜抑木扶土,祛湿止泻。处方:陈皮10克,白术30克,白芍30克,防风10克,藿香10克,木香10克,柴胡10克,沉香10克,枳壳10克,干姜10克,甘草10克。7剂,水煎服,煎600毫升,分早中晚3次饭后温服。 二诊:症状减轻,上方加黄连15克、党参15克。7剂,水煎服。 三诊:口中异味减轻,舌尖红,脉滑。二诊方改黄连10克,加荷叶10克。7剂,水煎服。 四诊:三诊方加龙胆草5克。7剂,水煎服。 五诊:患者诉无腹痛、腹泻,病情痊愈,暂停服用中药,嘱其平素注意调情志,忌食寒凉生冷食物。 按:本案属痛泻之证,系由土虚木乘,肝脾不和,脾受肝制,运化失常所致。《医方考》说:“泻责之脾,痛责之肝;肝责之实,脾责之虚,脾虚肝实,故令痛泻。”其特点是泻必腹痛。治宜补脾柔肝,祛湿止泻。方中白术苦甘而温,补脾燥湿以治土虚,是为君药。白芍为臣,酸敛肝气,以制其疏泄太过,既为白术止泻之助,更能柔肝缓急止痛,为治腹痛之要药。陈皮辛苦而温,理气燥湿,醒脾和胃,为佐药。配伍少量防风,其升散之性,与术、芍相伍,辛能散肝郁,香能舒脾气,且有胜湿以助止泻之功,又为脾经引经之药,故兼俱佐使之用。藿香芳香化湿醒脾,木香、柴胡、沉香、枳壳疏肝解郁,干姜温中,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可以补脾胜湿而止泻,柔肝理气而止痛,使脾健肝和,痛泻自止。全方共奏健脾疏肝之功。 另外,陈宝贵强调指出,在临证中应根据患者症状及体质情况,进行辨证论治,治疗过程中做到正确的解释,缓解或者消除患者的心里障碍,进行心理疏导,指导患者正常的生活方式、饮食习惯,这种心理疏导法也可使患者临床症状改善,发作次数减少,生活质量明显提高,增强临证疗效。

小陈是在北京就读的一名大三的学生,来门诊就诊时,见她面色白、声低且精神不佳,小陈说自己出现了左下腹部疼痛,神疲乏力,怕冷,大便稀、每天2次~3次、无黏液、考试前或紧张时症状加重,这种状态已经持续有快半年了,我观察她舌质淡胖,舌苔白滑,诊脉为沉、弦脉。

我告诉小陈,这是肝郁脾虚引起的泄泻,也就是西医的肠易激综合征,应该疏肝理气。我开出的方药是:炒白术15克、白芍10克、防风10克、陈皮10克、柴胡12克、枳实10克、甘草6克。7剂,水煎服,每日1剂,分早、晚两次服。此方是痛泻要方合四逆散,对于寒邪侵犯人体、阳气郁结而引起的肝气郁滞、肝脾不和的泄泻有效。

四逆散是《伤寒论》的名方,既是和解剂又为理气剂,由柴胡、枳实、芍药、甘草组成。方中君药柴胡疏肝解郁、升达阳气,臣药芍药敛阴柔肝缓急,与柴胡相伍,一疏一敛。枳实行气破滞留,解郁降逆,与柴胡同用一升一降,调理气机。佐使药甘草益气缓急和中。诸药合用,针对阳郁厥逆、肝气郁滞、肝脾气郁之证,共奏疏肝理气、调理气机之功效。

痛泻要方是《丹溪心法》中的名方,由陈皮,白术,白芍,防风组成。方中君药白术健脾祛湿,臣药芍药柔肝缓急止痛,两药配伍调整肝脾功能。陈皮可以理气化湿为佐药,防风辛散外风,胜湿止泻,亦为佐药。全方具有健柔肝、祛湿止泻的功效。

本文由澳门电子游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