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古汉败诉,紫光古汉业绩变脸巨亏过亿

作者:中医图谱

吴侨发

业绩骤然变脸之下,紫光古汉(000590.SZ)谋局数年的转型之路戛然而止。其业绩预告称公司2013年预计亏损1.3亿元-1.5亿元,而2012年公司的净利润则为1.38亿元。

紫光古汉上半年仅实现净利润1705万元,同比锐减65%。而一审判决的巨额赔偿对于本已业绩不振的紫光古汉更可谓雪上加霜

衡阳市破坏选举案继续发酵。

“从表面看,2013年巨亏是因为子公司衡阳制药停产和官司败诉导致的大额资产减值损失计提。”中信建投湖南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刘亚辉话锋一转,“但根本原因则在于公司积弊已久的信披违规、财务造假、股东内讧等内部乱象。”

历史包袱沉重的紫光古汉虽然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拨乱反正,但过往遗留问题却不断揭着它旧伤初愈的疮疤。

近日,紫光古汉(000590.SZ)总裁程昌衡深陷贿赂门。湖南省纪委专案组调查发现,包括程昌衡在内的56名当选的省人大代表存在送钱拉票的行为,涉案金额达1.1亿余元。

拨乱反正未了局

昨日,紫光古汉公告称,公司的重大诉讼一审败诉,判令公司割地赔款,预计对当期利润减少额约2836万元至3918万元。同时,公司董事长李义在此时宣布辞职,亦引发市场对紫光古汉前景的担忧。

记者从湖南省纪委获悉,湖南省纪委决定对衡阳破坏选举案进行立案调查,对在调查中发现涉嫌犯罪的人员,移送司法机关审查。紫光古汉董秘办公室工作人员罗年华表示,程昌衡目前人身自由,他仍在公司担任总裁。不过,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甘清洪表示,“一旦程昌衡被判处刑罚,就不能担任公司总裁。”无疑,这将使得紫光古汉的高层忧虑。事实上,紫光古汉近期高层动荡,前董事长李义就在5个月前闪电辞职。

紫光集团2000年入主紫光古汉以来,始终没有对上市公司进行实质性资产重组,导致公司近十年来业绩一直徘徊不前。及至2009年紫光古汉前总裁刘箭勾结外人侵吞公司资产的丑闻被曝光,紫光集团不得不开始拨乱反正:对公司高层大换血,组建以现董事长李义为首的新高管团队,并确立“剥离副业、聚焦养生精等中成药核心主业”的战略转型目标。

历史纠纷拖累当期业绩

如今,摆在新董事长乔志城面前的是一个沉疴痼疾的紫光古汉。在他上任几个月来,紫光古汉子公司衡阳制药公司就出现停产。衡阳制药营收占紫光古汉两成多,无疑,停产将会造成紫光古汉收入的大幅下滑。

但公司转型却是“不该丢的丢了,该丢的没丢,该做大的没做大”,章法十分凌乱。其中几乎年年盈利的子公司南岳制药在被刘箭伙同外人蚕食64%股权之后,紫光古汉并未坚守余下36%股权,2012年,这部分股权被汉森制药(002412.SZ)大股东海南汉森以1.82亿元摘得。

紫光古汉与同德祥医药原为合作经营方,公司从2006年起将紫光古汉制药整体资产及全部产品销售的经营管理权交给同德祥医药,后古汉制药因经营亏损持续扩大从而停产,导致了拖欠工资、上访等社会问题,紫光古汉于是收回经营权。

麻烦还不止于此,近期,紫光古汉还深陷与同德祥的官司门。根据终审判决结果,预计减少紫光古汉当期利润约5300万元。然而,紫光古汉2013年前三季度净利润103万元,同比下降98.14%。对于2013年的业绩,罗年华表示:“盈利压力很大。”

但对于旗下亏损累累的西药资产衡阳制药,紫光古汉却迟迟未能甩掉包袱。早在2010年12月,公司就发公告拟将该资产卖出,但后交易方发现该资产财务亏空太大,所以放弃收购。2013年,衡阳制药因拆迁停产,公司不得不为此计提各项减值损失8300 万元。

但紫光古汉塑瓶软袋大输液生产基地等项目仍由同德祥医药负责投资,其后曝光的毒胶囊事件促使公司全面终止与同德祥医药的合作,但错综复杂的资产、技术转移以及委托管理等问题导致了一系列诉讼。

澳门电子游戏,高层动荡

而紫光古汉与销售外包公司衡阳同德祥的官司更令公司业绩雪上加霜。2013年,紫光古汉与同德祥的官司两审均败诉,最终不得不“割地赔款”,这场官司预计将减少紫光古汉2013年净利润5300万元。

根据一审判决书,紫光古汉及其子公司古汉制药需向同德翔医药赔付固定资产收购价款、医药结算款及违约损失连带利息共计8713.6万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共54.55万元。

2013年12月30日,紫光古汉公告称,根据湖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2013年 12月 28日《湖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 ,公司董事、总裁程昌衡湖南省十二届人大代表当选无效。

内控乱象频出

澳门电子游戏网址,同时,紫光古汉还需在衡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现有土地中划出一块性质相同、同等面积、同地段的土地与同德祥制药的全部土地(面积56.73 亩)进行置换。而同德翔医药仅需赔偿紫光古汉损失21.25 万元及利息。

目前,湖南省已对此立案调查。“现在案件没有新的进展,有新的进展我们就公告。”罗年华表示,“因为这个案件不只牵涉到程昌衡一个人,还牵涉到衡阳市人大代表很多人。”

转型蹉跎的同时,紫光古汉公司治理乱象却层出不穷,而这也被市场视为公司业绩一直徘徊不前的根本原因。2013年3月12日,紫光古汉收到的证监会一纸《行政处罚决定书》,令公司虚增营收和利润等违法劣迹昭然于众。

公告显示,上述一审判决将预计减少紫光古汉当期利润约2836万元至3918万元,公司将就此案提起上诉。

罗年华透露,程昌衡目前人身自由。记者获悉,48岁的程昌衡仍担任紫光古汉董事、总裁,也兼任子公司衡阳制药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调查显示,2005年至2008年,紫光古汉通过向紫光药业等公司虚开、高开发票,虚减营业费用等造假行为,分别虚增利润3750万元、676万元、622万元、116万元,如扣除造假部分,对应真实净利润应为-3321万元、-212万元、1460万元和1921万元,使得公司逃脱ST厄运。

值得一提的是,紫光古汉上半年仅实现净利润1705万元,同比锐减65%。而一审判决的巨额赔偿对于本已业绩不振的紫光古汉更可谓雪上加霜。

按照《公司法》第147条规定,有“因犯有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罪或者破坏社会经济秩序罪”情形的,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此外,紫光古汉还在未经董事会授权情况下,以代偿债务方式承接南岳制药不良资产和负债,并通过虚构土地出让金代付协议和资产剥离协议等方式冲销与南岳制药往来款余额。“这些违法行为基本都是在前总裁刘箭操控下完成,他做这些都没通过董事会。”紫光古汉一名中层干部曾如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财务造假之外,紫光古汉股东内讧沉疴亦久治难愈。目前,紫光集团和衡阳国资委持股比例分别为18%、17%,公司此前四名董事中,李义、方继文来自紫光集团,程昌衡出身衡阳国资委、刘炳成出身南岳制药,更像是衡阳国资委代表,两大股东力量可谓势均力敌。

董事长出逃 大股东救场

甘清洪表示,“具体这个案子,要进一步调查之后,才能解除他相应的职务。目前来讲,在判决刑罚之前,他是可以担任相关职务的。”

“两大股东持股比例相差无几,双方矛盾亦为资本市场共知,股东暗战并未完全止歇。”内幕人士透露,李义的突然去职,亦与股东暗战颇有关联。

紫光古汉近年来纠纷不断,先是南岳制药股权纠纷,再至连续数年财务造假,到如今与同德翔的合同瓜葛,公司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

不过,因贿选而存在的诚信问题,已让不少投资者反感。在紫光古汉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不少投资者就程昌衡的贿选而提出质疑。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马传傲指出,“考虑到对上市公司的负面影响,他应主动辞职。”

2009年底李义上任后,曾试图力挽狂澜,奈何紫光古汉历史负担沉重、内部情况复杂,新任管理团队近年一直忙于处理遗留问题,重振主业成效甚微。李义去职不久,乔志城空降接任董事长,资料显示,41岁的乔出身于涌金系,曾先后任职于千金药业(600479.SH)和复星医药,是医药业内有名的少壮派。

虽然2009年以李义为首的新一届高管走马上任,曾试图力挽狂澜,但奈何紫光古汉的历史负担过于沉重,新任管理团队近年来一直忙于处理遗留问题,精力被过度分散,因而重振主业成效甚微。

本文由澳门电子游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